骑车+替跑,如此参赛样子真丑 违规跑者或被取消成绩并禁赛

骑车+替跑,如此参赛样子真丑 违规跑者或被取消成绩并禁赛
原标题: 违规跑者或被取消成绩并禁赛   据《劳动报》报道,日前,有网友爆料,在上周末开跑的2019上海国际马拉松比赛中,一名女跑者中途骑上共享单车,并在上海体育场内完成终点冲刺。记者昨致电上马赛事组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严肃处理此事,具体处理结果后续将在官网公布。据此前一些案例显示,如选手出现替跑、蹭跑等违规行为,除了取消本次成绩外,还会作出2年内禁止参加上马相关赛事的处罚决定。   骑车+替跑   奇葩跑者“毁三观”   从网络上曝光的两张照片来看,其中第一张,该名女跑者披着一件黑色外套,里面穿着紫罗兰色背心,白色裙裤,佩戴灰色运动手套,骑着一辆共享单车,画面的左边则是大批上马的跑者。第二张照片,背景是在上海体育场,也就是上马赛程的终点。只见,该女跑友将黑色外套系在腰间,胸前多了一张编号为E30165的号码布,并与另一名身穿白色T恤的男跑者十指相扣。虽然,两张照片都打上了马赛克,但从穿着来看,能够清楚地辨认这是同一个人。   有细心的网友指出,这名女跑者除了在赛道中途骑共享单车外,她胸前贴着的,还是蓝底白字的男子全程马拉松号码布(女子为红底白字),涉嫌替跑参赛,严重违反了上马的竞赛规则。   记者通过上马官方计时平台芝华安方查询得知,编号为E30165的跑者最终完赛成绩为4小时26分12秒,但中途缺少25KM及35KM两处计时点成绩。因而有网友推测,这正是由于该跑友中途骑车,导致了部分赛段没有成绩。   如果说,替跑参赛已是严重违反了马拉松比赛的规则,那么,该女跑者在选择替跑后,还明目张胆地骑上了共享单车,甚至还能心安理得地在上海体育场内完成终点冲刺并领取奖牌,那无疑是对马拉松精神乃至体育精神的亵渎。   对此,有路跑爱好者愤怒地说道,“骑共享单车+替跑完赛,你跑马拉松的样子真丑!”“人家跑,你骑车,难道不感到害臊吗?”“骑车加跑步,你当铁人三项啊?”更多马拉松跑友则强烈要求组委会对她做出禁赛处罚并要求其退还完赛奖牌。   记者昨日致电上马赛事组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严肃处理此事,具体处理结果将在官网公布。虽然处罚结果还未出,但据此前一些案例显示,如选手出现替跑、蹭跑等违规行为,除了取消本次成绩外,还会作出2年内禁止参加上马相关赛事的处罚决定。   “逆天”女跑者   怀孕8个月跑完全马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样是在2019上马赛道,有一名跑完全马的女选手堪称逆天,因为她怀着8个月的身孕。这位“彪悍”的准妈妈名叫黎莉莉,毕业于复旦大学,今年已经40岁了,此次上马是她跑过的第62个全马。   怀孕8个月还能跑全马?当她的朋友得知这一消息后,顿时炸锅了。除了敬佩之外,大家纷纷表达了强烈的关心。对此,黎莉莉回复道:“其实孕期跑步很正常的,只不过国内的样本很少。我2012年第一次在国外比赛,旧金山马拉松,就亲眼看到一个7-8个月的孕妇跑步,从那一天起我就知道,老弱病残孕都能跑的。只要循序渐进、保持一个正常的量。”   让人惊讶的是,此次上马还不是她孕期内的第一个全马。怀孕8周,她完成了黄山歙县马拉松,用时3小时54分43秒;怀孕22周,她完成了新西兰达尼丁马拉松,用时4小时47分58秒;怀孕32周,她跑完了上海马拉松,用时5小时17分30秒。   谈起跑步,黎莉莉说,最早还是从她患上轻度抑郁症开始的。尽管在不少人看来,跑步是孤独的,但对她来说,跑步的过程,其实也是不断自我对话的经历,“所有的心理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想通了、明白了,心理的阴影也就被驱散了。”   8年来,她每个月都要跑300公里以上。跑步不仅仅让她找到更快乐健康的自己,还让她找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他。2015年的夏天,黎莉莉加入“做你的眼睛” 视障陪跑公益组织,就是在那里,她遇到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半王世武。   40岁那年,黎莉莉首次怀孕,孕期跑马,无疑是一项挑战。在查阅国内外各种跑步资料和咨询了专业医生后,她决定恢复跑步。5公里、8公里、10公里……在托腹带、绑腿等专业辅助用具帮助下,黎莉莉就这样慢跑着跑到了孕晚期。